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平台 > 新闻中心 >

商用车轻量化发展契机凸显

阅读:发布人:

根据中汽协发布的数据,今年上半年商用车产销量分别完成176.72万辆和175.47万辆,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14.9%14.4%,其中重型货车同比降幅最大,超过31%。汽车轻量化技术创新联盟专家委员会主任陈一龙分析,如此大的降幅并不正常,与技术水平和使用状态有直接关系,多数整车企业对这一现象表示悲观。对此,陈一龙认为在国家大力提倡节能减排和高效发展物流业的背景下,加快商用车轻量化发展不失为一举三得的好办法。
 
600万辆的市场
 
有研究显示,如果汽车整车重量降低10%,燃油效率可提高6-8%。通常车身约占汽车总质量的30%,空载情况下,约70%的油耗用在车身质量上。因此,车身变轻对于整车的燃油经济性、车辆控制稳定性、碰撞安全性都大有裨益。
 
值得注意的是,我国目前商用车车型结构偏大、偏重的趋势十分明显。其中乘用车重量平均比欧洲汽车重5%10%商用车则达到17%。其中国内载重40吨的牵引车自重为9吨,国外先进同等车型只有7吨;而国内自卸车自重则比国外多出34吨。
 
从保有量来看,目前我国乘用车和商用车的比例为73,耗油量却相反。经测算,如果国内商用车自重减轻10%,其油耗量就可以降低4.8%。到2020年,我国商用车自重若能比2007年的水平平均降低20%-35%,每年则可节约燃油2500万—3000万吨。
 
陈一龙给记者算了一笔帐:目前我国商用车保有量大约为435万辆,加之每年新增数量,如果全部替换成轻量化车,大约需要600万辆新车。即使分十年逐年淘汰旧车,每年也需要60万辆左右的轻量化车。如此,不仅对于整车企业是一大利好,也为节能减排工作做出了一大贡献。
 
瘦身计划实施中
 
轻量化发展倚赖新材料、新工艺以及新技术的发展。那么目前国内企业在这一领域的水平如何呢?
 
东风商用车技术中心工艺研究所所长康明介绍,国内商用车的技术工艺水平得到了长足发展,商用车的用材水平也得到了显著的提升特别是先进高强钢、铝合金、镁合金、非金属复合材料等,在国产商用车上已经屡见不鲜,促进了商用车的轻量化以及安全性、可靠性。然而,我国目前商用车先进材料的应用比例和应用的成熟度相对国外先进水平还是比较低的。
 
就货车而言,其钢铁的质量分数为:80%84%;铝合金(含镁合金)为3.5%4.5%;非金属为3.5%4.5%;橡胶为7%8%;其他1.5%2.5%。与国际先进水平相比主要反映在我们的钢铁质量分数相对较高,而铝合金(含镁合金)及非金属的质量分数相对较低。
 
就客车而言,其钢铁的质量分数为70%80%;铝合金(含镁合金)为1.5%2.5%;非金属为8%10%;橡胶为3%6%;玻璃为2%3%,其他2%3%。同样,与国际先进水平相比主要反映在我们钢铁的质量分数相对高,而铝合金(含镁合金)及非金属的质量分数相对低。
 
吉林大学汽车工程学院教授王登峰进一步介绍,目前货车车架,一般都用500兆帕强度钢。如果未来客车的车架采用高强度钢,减重效果将非常明显。比如,宇通等客车企业的车身骨架,目前强度级别相对比较低,一般在300500兆帕之间。从发展趋势看,这些客车企业未来势必会推广高强度钢,那时客车的车身重量将得到明显下降。
 
高强钢不仅可以推广在乘用车上,还可以推广到商用车上。他认为,商用车车轮一般用锻压铝合金,不能是铸造的,现在一般只有高档的大客车或牵引车会用到镁合金车轮。如果未来技术和成本达到一定平衡的话,商用车全面采用铝合金车轮的话,车身重要显然会大幅下降。
 
“商用车的制动系统,原来都是鼓式制动器,但盘式制动器可能是将来的发展趋势,它比鼓式轻很多,制动性能也好,但贵些。”王登峰说,现在很多商用车都是前面用盘式,后面用鼓式。将来前盘后鼓的趋势要扩大,有些客车可能采用全盘式,这样减重效果有非常效果。
 
铝合金在轿车的发动机和变速器上的应用已经十分普遍。王登峰表示,现在商用车也在铝合金化。众所周知,10档以下的商用变速器很重,如果采用铝合金的话,其重量会大大减少。据王登峰了解,陕齿、青山正在逐步铝合金化。
 
成本问题何解?
 
轻量化的用材相对较高,这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其发展。那么如何寻找低成本下的轻量化路线呢?
 
陈一龙告诉记者,目前正在为上汽安吉物流做轻量化实施。他介绍,安吉物流有3000辆轿运车,如果每辆减一吨的自重,该公司每年将增加5000万的利润。“减重一吨现在很多企业都能做,每辆车的减重成本也就1万多元,而每辆车的寿命至少为10年,轻量化带来的效益由此显而易见。”他认为,轻量化发展不宜一哄而上,应循序渐进。对于各方面性能良好的车辆来说,通过改造能够起到一定的轻量化效果,而由此带来的改造的成本对于企业来说是物有所值的。
 
以上仅为降低传统商用车的一项解决方案,要释放商用车轻量化市场需求,陈一龙认为最有效的办法是“治超”。
 
举个例子,2012年下半年,郑州市开展了大规模的治理超载超限行动,对郑州超载水泥罐车及其他超载货车进行为期60天的专项治理,对于超限超载车辆,将列入“黑名单”,累计3次超载将直接吊销营运证。很多原有的超载超限车辆进行了切割车箱以达到规定标准的情况,所以自卸车需求也开始向轻量化方向转型。这样一来,郑州市场包括周边市场的77.6米之间的轻量化自卸车需求量大增。
 
陈一龙分析,商用车是生产资料,运输效率高低直接关乎盈利情况。而在很长一段时间,由于信息不发达,运输公司及私营业主运输货物时常常是单趟满载单趟空载状态,为了保证利润,便采用超载的办法提高运输效率。
 
“但超载后患无穷,不仅对道路的损坏极大、增加交通事故发生率,而且减少新车需求、影响车辆性能、增加油耗。未来,大数据会随着物流业的进步而快速发展,运输过程中单趟满载单趟空载的状态会因此得到明显改善,越来越多的大型物流运输公司将会青睐油耗低、承载能力有保障的轻量化车辆,而摒弃超载运输。”陈一龙认为,在这一背景下,如果治超问题有效遏制,商用车轻量化需求会得到明显的改善。获益的不仅是整车企业,还有物流运输公司、消费者零部件企业和相关材料产业,“这是中国特有的发展契机”。

知名展商Exhibitors